banner

Tokei

Entertainment & Technical Blog

Bilibili |  Github |  API

工具 Tools

[转载]『RR girls』爱美访谈部分Ⅱ

Tokei 转载 12/15/2019,共有 0 条评论点此返回

以动画、游戏、漫画为基础的跨媒体合作项目「BanG Dream!」,其中的第一支现实乐队,于2015年组建,其名为Poppin’Party(以下略称为ppp)。作为声优乐队的先驱,奔走在最前线的5人,只要看过她们在演唱会时竭尽全力的身姿,就一定能感受到她们是在认真地玩乐队。那么这次,我们请到了乐队的队长爱美,请她谈谈自己的成长经历,以及对于Poppin’Party炽热的感情。

当时随手就寄了简历。「我喜欢唱歌,从动画歌曲中获得了力量,所以我也想成为这样的存在。」在简历上这么写了。


——都采取这样的行动了吗。关于选拔的消息是从何处获得的呢?
爱美 看了选拔杂志『De☆View』(2015年休刊)、『月刊Audition』之类的。

——比方说去卡拉OK的时候,比起尽情享受,你是会预先对选拔进行准备吗?
爱美 是这样的。基本上,就是练习唱歌。当时很喜欢、很憧憬Superfly,所以练习了低沉又强劲的出声方式。不过,我现在觉得,当时再多花点时间就好了啊。想着把这份工作作为目标时也是,再多做些发声练习、自己再多在这方面钻研一些就好了啊。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还有很多我可以做的事啊。

——自己心中是觉得,开始得晚了吗?
爱美 开始得,晚了呢。但就算对过去感到后悔也没用啊(笑)。

——之前有说高中2年级时报名参加了选拔,当时,有接受了很多选拔吗?
爱美 当时随手就寄了简历。于是参加了几个唱歌大赛。在那个时候,就不怎么去学校了(笑)。不是什么好笑的事呢。那时我在干嘛啊。虽然在家里也基本上在睡觉,但因为哥哥喜欢看动画,家里有动画的CD和DVD,我也就看了那些,还有哥哥录下来的节目之类的。

——看了什么样的动画作品呢?
爱美 『龙与虎』啊,『地球防卫少年』啊,『凉宫春日的忧郁』之类的。而在那时候邂逅了『超时空要塞F』这部作品,听了May’n小姐的歌声,深受感动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开始对动画歌曲这一类型有了强烈的意识。我从动画歌曲中获得了力量,因此为契机,将动画业界作为自己的目标了。

——可以看出是和现在所联系在一起的开端呢。报名选拔时,自己的特长或是特技一栏,写了什么呢?
爱美 大概是写了「我喜欢唱歌,从动画歌曲中获得了力量,所以我也想成为这样的存在。」

——虽然接受了唱歌的选拔,那么您成为声优的契机是什么呢?
爱美 进入这个领域的契机,是『Milky Holmes』的选拔。在选拔中获胜就能获得这个角色。那个时候我没能获胜,但是,来看过选拔的唱片公司,偶然中向我提出「要出道吗」这样的邀请。就像梦一般,我当然点头答应了。而那个时候我也就加入了现在的事务所。虽然是歌手出道,但因为是声优事务所,事务所的人说「为了将来也能做好声优的工作,加油啊」——这就是成为声优的契机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没有在选拔中获胜也是理所当然的。因为这个选拔是要决定『Milky Holmes』的「角色」,抱着「作为声优走下去的觉悟」,我觉得这样的孩子才会获胜。当时的我太过执着于唱歌了,落选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——您喜欢唱歌和动画歌曲,那么对于声优有何看法呢?
爱美 我收到的通知是说『Milky Holmes』的选拔是以声优组合的形式。「组合的话,就能唱歌了吧」我当时是这么想的。审查时也有唱歌环节,于是就抱着未来可以唱最喜欢的动画歌曲的心情,满怀期待地接受了选拔。然而,对于声优这门职业,我几乎没有任何的知识……。「只是喜欢唱歌就别接受选拔啊!」之后就这么想了……。对不起……。当时的我,从好的意义上说是无所畏惧,但也就是个失礼的家伙罢了。不过开始声优工作之后,我也越来越喜欢演技了,从出道开始就越来越喜欢动画和游戏,对于这份工作也感到非常自豪。于是就这样走到了今天。

——感觉突然把话锋转到结尾了(笑)。2011年时您作为歌手「爱美」,以「天使のCLOVER」这首单曲出道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心情呢?
爱美 直到出道前都感觉自己太幸运了,一直像是在梦里一样轻飘飘的。出道决定的时候,也还是感觉很轻浮。竟然可以成为做梦都想当的歌手,而且竟然从一开始就能唱动画歌曲。非常开心,心跳不已。但是事实上开始录音,以及在活动上演出后,现实就摆在我的眼前了。首先就是,录歌无法好好完成。

——这是第一次的经历呢。
爱美 是的。作为商品,自己的歌没有看点、听众需要的是什么、我自己又能唱什么歌,这些我完全不明白。虽然一直是在挑战,但是无法按照指示去完成。就连调整音调这种对专业人士来说最低限度的事我都做不好,发声也很差。这让我第一次觉得「唱歌,好难!」。


我的成长速度非常慢。但是我是想一直成长下去的,而且一定要成长为一个比过去的自己更好的女人(笑)。


——果然动画曲很难吗。

爱美 不,比起动画曲如何如何,「作为专业人士去唱歌」这面墙壁真的太高了。至今为止,我到底轻飘飘了多久啊。同时也让我意识到,自己只是凭借浅薄的思考走到这一步的吗。作为专业人士需要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。不仅要饱含感情还要用准确的音调去唱歌,外观方面、对于作品的理解度方面等等。必须要做到的事情,在当时,一样都没做到。理想和现实的差距、自身的浮躁,给了我很大的打击。

——一开始就有那么多斗争了吗?
爱美 虽然之后也在活动上出演了,但是录歌阶段相当辛苦,而更进一步,做成CD的时候凭借现代技术把声音的抖动修正,却又无法像修正后那样子唱歌。每次都是一场艰苦的战斗。LIVE和卡拉OK是不一样的,不怎么能称心地唱歌。那种状态一直持续着,在出道之后非常烦恼。

——听众的期待感也更进一步增添了压力是吗?
爱美 我觉得,最让我自己痛苦的是我自己本身。自己的理想太过高远了。应该这么做、必须唱到这种程度等等这些事。所描绘的理想和自己相去甚远,所以才会强烈地感受到,让自己痛苦的是我自己本身。

——从那时开始正式的声乐训练了是吗?
爱美 是的。至今为止,我接受过差不多3位老师的指导。但是,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。虽说从中获得了启发,但是归根结底,最终的答案还是得靠自身去寻找。我觉得任何事都要综合起来看。

——那么在第2首单曲「LIVE for LIFE ~狼たちの夜~」的时候,自己的心境和可能性是不是变化很大呢?
爱美 并不是说有了显著的进步,果然还是苦战了一番。不过,虽说是慢慢地,但也是在往前迈进了。

——面对现实的严峻,有没有放弃过呢?
爱美 和唱歌有关的事情,从出道开始就一直烦恼着,也有过特别低落的时期。而在那时使我打起精神的,是声优这份工作。声优要唱「角色歌」,角色歌是角色的歌曲,并不是自己,而是通过角色来演唱的。独唱的时候因为只有「爱美」,该说是把自己完全暴露出来了吗,总之要表现自己,把自己展现在众人面前。但是当时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展现的东西,并因此而烦恼;歌曲的评价也会立刻反馈到自己这里,那时的我还没有接受这些的能力。但是,作为声优去唱歌的话,对于唱歌的感情也变得轻松起来。我被声优这个职业深深地拯救了。

——再一次从角色歌中找到了唱歌的乐趣是吗?
爱美 是的。自己无法展现的能力,通过角色歌便能够展现。不是仅凭自己的头脑,而是再加上角色的思考,能力也随之增加了。以前不知道的歌曲的领域也变得清晰可见。

——每个角色都有各自的发声方式呢。
爱美 是这样的。果然,关于出声方式我真的学到了很多。发声也是有各种各样的学问,非常有意思。角色歌的话,要用角色的心情去唱,感觉就像是一直在演戏一样。事实上不仅角色歌是如此,其他的歌也一样,都是饱含感情地去完成一部作品。角色歌也好,普通的歌也好,都是一样的。就像这样,我也认识到了很多道理。而且,虽说当时也在因为唱歌而烦恼,但是也有人说喜欢我的歌曲,正是因为他们,我就决定无论什么时候自己都要加油。

——试着做声优工作时感觉如何呢?
爱美 在做声优之前,都不会边注意演技边看动画。一旦刻意地去看动画的话,非常细致的感情表现、气息的使用、话语间的微妙差异等等,大家都是在做着这么厉害的事。演技看起来很自然,但是话说回来「看起来很自然」这件事本身就很厉害了。同时,我也思考着,要变得像那样自然,我要作出多少努力呢。

——关于声优工作方面,您也进行过学习了吗?
爱美 在加入事务所的同时,我在名叫DWANGO CREATIVE SCHOOL(现在的SAY YOU LAB)的声优养成所学习过一年。和同学一起进行收录、发声、声乐、舞蹈等等的学习。和声乐训练的时期一样,在那里获得启发,而在此之上的进步还是得看自己。

——注意到「得看自己」,意思是,爱美小姐心中的干劲燃烧起来了吗。
爱美 那时非常有干劲。当时是已经决定声优出道了,每次上课都想着多汲取一点知识再回家。之后不久,获得了角色,站在了收录现场,但是那时真的不得了。表现得实在是太差劲了,给大家添了麻烦。

——对于现场主义的公司来说,能够积累多少实战经验,是正确的的哦。
爱美 是的,我觉得非常正确。不过,我实在是太笨拙了,我知道自己没有做好,因此十分失落。在第一次为『卡片战斗先导者』的(立凪)翠子配音时,配得实在太差而留下来了。其他声优都已经回去了,只有我留下来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录音。就算是这样录下的台词也并不好,但是也不得不就这样做成动画了。等到实况的时候我一看,「这配的啥呀!!」。在那之前,我以为我已经努力过了,我以为我已经练习过了,但是,「我以为」是不行的吧。所以,我想着绝对要更进一步。就算是现在,那个时候的那份悔恨我也无法忘却。

——当时因为悔恨而哭泣了吧。但是如果你持续做一件事的话,也会有停下来的时期,也会有沮丧的时候吧。
爱美 是的。我觉得了解我的人应该知道,我的成长速度是非常慢的(笑)。我自己也很焦急,也把这个想法好好传达给了想要传达的人。但是我是想一直成长下去的,而且一定要成长为比过去的自己更好的女人(笑)。


乐队活动不就是青春吗?是Popipa告诉了我「你也可以kirakiradokidoki的啊 」。我觉得她们非常帅气,很质朴的帅气。


——现在您走上了专业的道路,而且作为人气声优被人们所知。作为Poppin’Party的户山香澄而在世界范围内受到支持。现实LIVE也一次接一次地成功举办,从观众的角度来看爱美小姐也和角色重合在了一起,在这个企划中也有着各种享受乐趣的方式。根据您的想法,在收到「BanG Dream!」系列的工作offer时,您想要如何完成这部作品呢?

爱美 「绝对要让它成为一个大企划」如此想着。声优组建乐队而且还定期开LIVE,果然是前所未闻的。想让人「啊」地惊呼出来。因为是被托付的企划,所以一心想着要加油呢。充满了希望。

——实际开始的时候,有没有碰到什么麻烦呢?
爱美 净是一些不得了的事了,但是基本上都是被大家照顾着。而且STAFF特别会倾听BanG Dream!声优的意见。他们每周都会为我们准备好排练房,这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,乐器也是STAFF来为我们调整设定的。还有各种各样的课程。曲子也是Elements Garden桑为我们写的。真的是被照顾了很多,一直都很感谢他们。也发生过很多大事呢。虽说是乐队,但是成员们的事务所不一样,所以也有过一段没办法把想说的话说出来的时期呢。

——之前在其他媒体上也说过,成员们一开始在拍照时也很犹豫。
爱美 是的。因为最初不知道各自事务所的写真标准。但就算这样,也必须要以乐队整体来展现给公众。另外,课程节奏也各有差异,很难做到步调一致。因为没有习惯,所以连记谱子都很困难。不过,这个企划一直能让我们感受到希望和未来。我和伊藤彩沙酱从出道开始就同甘共苦了,所以那时我就和她说「这次我们也一起努力吧」。所以说,从BanG Dream!初期开始,成员之间一边确认着各自的心意,一边努力着。

——BanG Dream!的故事展开很精彩,现实LIVE场数也很多,爱美小姐没有能够真正放松下来的空闲时间吧。
爱美 是的。很难真正放松下来呢(笑)。不过作为队长,我感觉从最近开始,已经能做到很多事了(笑)。在事务所里一直以来都是后辈,所以非常依赖前辈。之前觉得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能顺利地结束。但是进入Popipa后我是队长,很多情况下我都必须带头行动,没有办法真正放松下来呢。

——在2017年的首次武道馆LIVE上,爱美小姐还考虑了成员们的动作、与舞台照明的配合等等综合演出性的事情。在2019年的第二次武道馆LIVE上,幕间影像里播放了成员们的访谈。在这段影像中,爱美小姐谈了对于Roselia的不甘。在这段内容里可以感受到爱美小姐把自己暴露出来,认真决胜负的心情呢。
爱美 我觉得这不是遮遮掩掩的场合呢。不如说,遮遮掩掩,反而会更累,因为这样子事物的进展会让人惊慌失措。如果不能自然而然地努力,反而无法做到全力以赴。这就是我的感受。结果就是,想到了这个把自己彻底展现出来的方法(笑)。该说是BanG Dream!总是给我们带来考验吗。现在这个时代我们生存的意义之类的事物,BanG Dream!向我们展示了出来。BanG Dream!如果没有爱美,如果没有西本里美、大桥彩香、伊藤彩沙、大塚纱英,就是一个大家都无法实现的梦。就是这样的我们,一直在寻找我们可以做的事。而在BanG Dream!其他的现实乐队出现之后,这个问题更是摆在了我们眼前。Roselia和RAS(RAISE A SUILEN)能够做到,那么Popipa可以做到什么呢?因此,我认为这是我们被赋予的考验与期望,而我们也一直在寻求这份答案。

——有竞争者在的话,能让人成长呢。
爱美 确实是这样。光是声优乐队这一点就已经很少见了,所以想着我们要尽全力啊。但是,好像并不是这样(笑)。2017年2月“BanG Dream!3rd ☆ LIVE”的时候我就这么想了,所以,有了更进一步的目标。我觉得如果Roselia和RAS不出现的话,说不定Popipa会一直满足于「声优乐队」这样的立场。

——虽然现在也是作为声优活跃着,但是Popipa现在是「乐队」对吧。每个人都保持着高涨的情绪,每周都在录音室里练习着不是吗。看到那个场景,感觉是一支非常有人情味的乐队。
爱美 是的,非常有人情味。果然有些事还是得开口说出来。因为是「乐队」,为了朝着更高的地方迈进,「只是为了LIVE而组建的乐队」这样是不行的。我们必须在更深层次相互联系,团结一致。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关系就像家人一般,有时开怀大笑,有时则不会笑。但绝对是一个你随时能回来的地方。如果Popipa能成为一个大家都能保持初心的地方就好了。家人不就是以不求回报的爱,无条件地互相帮助吗?我想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那样。而事实上,我也感觉我们正向着这个方向发展。

——这次访谈的时点,正好是在西武巨蛋的2日LIVE将要开始的时候,您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呢?
爱美 想从观众的角度看LIVE(笑)。绝对是能让大家笑着回家的一场LIVE。目标是让观众觉得「来看LIVE真是太好了」。我们也在练习新歌,想让大家听到。该说音乐的可能性是无限大的吗。说到底,BanG Dream!本来不就在做着各种各样脱离常识的事吗?而这场LIVE更甚。通过对邦(和SILENT SIREN的联合LIVE),BanG Dream!的可能性也进一步扩大了,想让大家感受到这一点。果然BanG Dream!从最初就瞄准了未来。

——『BanG Dream!』的动画真的很有生活气息呢。每次看的时候这种生活气息都很浓厚。
爱美 嗯,嗯,谢谢(笑)。Popipa以外的乐队里,心理层面很成熟的成员有很多。虽然也有奇怪的人,但是其他成员都会接受她并互相承认。但是Popipa真的是太感性了,而且又笨拙、无法说出自己的心意、有时会白忙活一场。所以看的时候有时会觉得痛苦。而且解决问题又很花费时间(笑)。但是,正因如此,也会得到其他乐队的帮助,我们也会想着为她们鼓劲。「好好加油啊!」这样想着(笑)。

——有没有感觉像是回到了淡漠的小学初中时代?
爱美 哎呀,真的是这样。乐队活动不就是青春吗?虽然我高中时也组过乐队,但是并没有像这样子宣泄情感。但看到Popipa时我就想,如果拿出勇气的话,当时也能像这样kirakiradokidoki的吧。就算是笨手笨脚,Popipa不也努力着,表达着自己的感受吗。而我从这些事物中间逃离了。结果,是Popipa告诉了我「你也可以kirakiradokidoki的啊 」。我觉得她们非常帅气,很质朴的帅气。我从香澄身上收获的东西真的很多。开朗、天真烂漫、可以很快地和任何人交上朋友。借助香澄的力量,我也可以做到去和其他CAST搭话了。我一直在从香澄身上获得力量啊。

——那么现在,对于未来的人生你有何打算呢?
爱美 虽然也想过SOLO活动和声优活动,但是我很喜欢制作作品。能和谁一起共同制作一部作品时,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充实和生机的瞬间,都让我觉得,之后能再制作出什么作品就好了。讨论「LIVE怎么开比较好」这件事也非常有趣。就像高中时代我从动画里获得力量那样,希望可以创造出能成为某个人「生存的原动力」那样的事物。我已经,不是以前那个一直发呆的我了!

おわり

除标题带[转载]字样的所有文章均为本站原创文章, 请保留链接转载。
本文链接: https://blog.ecs32.top/post/5d5f91e015c13c072b5d6b2a

0 条评论

评论排序
banner